乔琬珊:从“社会企业”到“可持续时尚”战略

如果不是提前做了功课,你很难将眼前这个温婉谦和的邻家女生和社会企业创始人、女强人划上等号。但乔琬珊做到了,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先后获得了哈佛商学院创业大赛社会企业头奖,欧洲Business in Development 商业大赛头奖,“EchoingGreen院士”的称号,并入选2009年度Cartier女性创业家亚洲区决赛,和2012年福布斯杂志中国的30名30岁以下创业者评选。

今年35岁的乔琬珊出生在美国,7岁回到台湾,18岁到美国上大学,后毕业于哈佛大学、沃顿商学院。由于毕业项目的机缘,乔琬珊在藏区接触到了牦牛绒,这个当时还没有人关注的领域,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2006年,乔琬珊用从哈佛拿到的1.5万美元奖学金,创办了SHOKAY。回想创业走过的十年,乔琬珊坦言遇到的困难远远大于她的预期,但她都挺过来了。“也许是遗传了家族不服输的精神,没有一项创业是容易的。”

与牦牛结缘,用十年编织一个梦想

说起与牦牛的缘分,时间回溯到2005年。当时在哈佛大学就读国际发展和社会管理的乔琬珊,第一次来到中国西北地区,她希望运用自己的商业知识,为社会扶贫发展出力。在青海的一些贫困乡镇,她看到不少浑身纯黑或雪白、四肢短而粗健的牦牛,颇感好奇。经过了解,全球80%的牦牛都生活在藏区。牦牛被称作‘高原之舟’,它耐饥耐寒,善走陡坡险路、雪山沼泽。牦牛浑身是宝,其粗毛可以做帐篷和绳子,细毛可以做衣服和毯子,牛奶可以做酥油和奶酪。”这番介绍让乔琬珊兴趣盎然,接下来,她就对牦牛这种当地人赖以生存的动物进行了重点考察。通过查阅资料,乔琬珊得知牦牛每年采毛一次,牦牛绒既柔软又保暖,是继羊绒之后的又一种高档纺织原料。然而现实中,乔琬珊看到,因为藏民住在偏远地区,跟市场并没有接轨,所以牦牛身上的“宝贝”尚未被发掘出来。乔琬珊当即做出一个大胆决定:毕业之后办一个“社会企业”,专门做牦牛绒产品。

回到美国后她很快就写出了关于牦牛的创业计划,并赢得当年哈佛大学年度创业大赛社会公益组的冠军和商业计划奖金1.5万美元。2006年从哈佛大学毕业后,乔琬珊拿着这笔创业资金,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牦牛事业。她开始在青海各个县区转悠,挨家挨户上门买货,由于村落分散广泛,交通又十分不便,她没少吃苦。乔琬珊和她的伙伴跑遍了牦牛养殖场和牧民村落,帮助牧民获得长期、稳定的生活来源,从而保护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不必被迫受到改变,在这个过程中,乔琬珊逐渐获得了牧民的信任,越来越多的人和她建立了长期的合作,为她提供高品质的牦牛绒。

另外,他们还会把零售所得的一部分再反馈给藏民,用于教育和基础建设等方面。梳理了整个供应链,找到工厂进行产品加工,终于在2006年10月,第一批牦牛绒产品诞生了,直到拿到手,乔琬珊才真切感受到书上所说的“可比羊绒的柔软、细腻手感”,这让她十分欣喜。

于是她决定把商业计划书变成现实,2006年11月,“SHOKAY”正式注册,取名源自藏语中“牦牛绒”之音似乎也寓意着年轻的她对牦牛绒产业链开发的决心和专注,这或许也是中国第一家具有清晰公益目标和商业理念的社会企业。“我们不是简单地做一件牦牛绒产品,我们要构建的是整个产业链,以及对每个环节的优化。”

初期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的黑马河,乔琬珊挨家挨户走访,教导居民如何辨识、梳理牦牛上的细绒,打破只能在市场上贱卖的限制,由SHOKAY直接收购的牦牛绒价格,就足足提高藏民20%~30%的收入。同时,SHOKAY通过实地考察了解黑马河的医疗资源非常缺乏,2010和2012年在黑马河组织了妇女健康培训和提供了300余人的藏医义诊服务,SHOKAY 已经成为社会企业代表性的经典案例。直到现在,每年夏天,到了收绒的季节,你都可以在藏区看到乔琬珊和她的团队。一头牦牛只产100克绒,而SHOKAY每年收购的量大概在几十吨,可想而知这个工作量有多大。“这些年,我们看到了这个产业链中明显的变化,过去我们要派人去藏区常住,现在,我们跟当地藏族的年轻人发展了更多的合作。其实很多当地年轻人也愿意回到家乡,希望用自己的行动为家乡做点事。那么我们就为他们提供这个创业和就业机会。我们教给他们技术,为他们提供工具,做好前期沟通,他们收完绒可以直接卖给我们,省去了很多中间环节,也带动了当地的经济。”

乔琬珊希望SHOKAY能够做到将西部贫困地区、城市边缘的新农村和高度发达的都市乃至国际市场以产业链的方式衔接起来,资源分享、优势互补。真正在实践中实现社会企业对中国西部贫困地区的开发、有效将城市能量向新农村辐射,甚至通过SHOKAY品牌的发展带动整个产业链能够向前运转从而改善非发达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准。

社会企业也时尚

2007年夏天对于SHOKAY而言是一个难忘的季节。SHOKAY原本只打算生产牦牛绒纱线,但经过半年多的经营,他们发现由于没有纺织时尚的背景,在纱线的销售上非常困难,即使是编织爱好者,没有现成的编织图案,很难勾起他们购买纱线的冲动。他们意识到,喜欢DIY的人毕竟还是小众,索性做成产品卖会吸引更多人。那个夏天,SHOKAY尝试性地做了家饰、儿童玩具、成人配件等各种手编产品,然后通过美国的一个展销会去尝试市场的接受度。也正是在那个夏天,SHOKAY在青海设立了收购牛绒的基地,委托当地的畜牧局培育牧民如何收购最好的牦牛绒,与此同时,他们在上海崇明建立了手工编制团队。

有了生产线,聘请了设计师,SHOKAY开始用自己的牦牛绒纱线做手工编织成品,包括围巾、饰品和女装成衣。2008年4月,SHOKAY在田子坊开设了一家零售店。目前SHOKAY的织品出口到中国台湾和香港、日本、美国、欧洲,在全球拥有100多家门店,特色产品包含帽子,围巾,手套,披肩,和其他礼品。

这个过程看似顺风顺水,其实困难重重,“主要是观念上的困难,因为牦牛绒对整个市场来说都是从零开始,无论是加工商还是消费者对它都没有基础的认识。这就需要我们花费大量的精力去教育和培育。”起初,加工工厂的师傅都是凭着自己的经验和感觉去做。但不同的师傅有不同的经验,因此产品的质量很难把控。因此,一批成品会被一遍一遍返工,力求用科学的方法去进行批量生产,很少有厂家能够坚持下来。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在这个产业链当众寻找到非常多的伙伴,和我们一起走。有了他们,才能激发出更多创新的科技以及开发和各类应用的结合。这样才能拉动市场需求,增大客群。永续、规模化是我们的主要课题,除了不断提升产品的多样性及价值,我们也致力打开牦牛绒在时尚界的能见度!” 近年来进一步开发牦牛绒与棉及竹纤维等材质的混纺技术,让原来冬季限定的牦牛绒也能跃上夏季时尚,同时亦与全球知名厂商及设计师合作,多方推广市场上对牦牛绒这个全新材质的认识及接受度。

进入第二个十年,乔琬珊对品牌有了新的期许。

“除了过去十年我们专注于发展的牦牛绒产品以外,我们希望通过牦牛绒打造一个平台,邀请各类设计师参与进来,天马行空地做自己的创意,通过他们的创意,寻找每一季的产品开发的灵感。传统的工艺加上现代的创新,然后要融入更贴切的一些设计,我们有很好的故事,但是通过设计师把它具像化,希望能够走进更多人的生活,成为真正的可持续时尚。”

乔琬珊把自己做的事情比作打造一条现代的丝绸之路。沿着这条路打开的不仅仅是产品的买卖,更多的是文化的交流。她希望用最真实最美丽的方式,让牦牛绒走进更多家庭。

去年,在上海一个高端养老社区,SHOKAY邀请艺术家和老人们一同参与了一个编织体验活动。有些老人们眼睛看不清,手也不那么灵活,于是SHOKAY请艺术家教她们手指编织,并一起完成了一系列艺术作品。“我们想要传达的理念是:可能大家看不到牦牛的价值,把它给遗忘了,但是只要有心,我们就能变废为宝。同样,很多人觉得人老了,就没有价值了,我们想表达的是,他们还是很有生命力的一群人,我们激发他们去回忆,去想象,去尽情地创作,也能成就一件艺术品。”乔琬珊告诉我们,之所以会有这个点子,完全出自于她的外婆。从小,她就看着外婆坐在窗边绣花、做各种针线活,那认真慈祥的样子是她见过最美的女子。“创业时我从来没想过,但回过头来,我觉得我做的所有事情,其实跟家庭是完全分不开的。”

一脉相传的社会责任感

乔琬珊出身于台湾,她的外公是台湾著名企业家、三福集团董事长萧火绵,三福集团投资的产业涵盖电厂、食品、畜牧、金融与地产出租。乔琬珊的母亲萧惠瑛和父亲乔培伟,早年留学美国,两人在美国多家机构任职,后来又创办了嘉惠集团开始创业之旅,到目前为止嘉惠集团已发展成为台湾最大的远程教育综合服务机构之一,成为业界翘楚。

因为家庭的耳濡目染,乔琬珊很小的时候,就立下志愿:长大后也要成为像外公和父母一样成功的创业家。因为家庭的传统,乔琬珊从小就接触了慈善。在学校读书时,她就是各种公益慈善活动的积极组织者。她说自己很幸运,从小就能接受良好的教育,所以理所当然应该去帮助别人。

毕业时,父母本希望女儿乔琬珊哈佛大学毕业后到国外一流的公司锻炼几年,再继承家族产业,没想到女儿却突发奇想选择到青海这个贫穷的地方去“受苦”。

“到一个没水没电的地方去,能取得多大的成功?作为父母,我们有能力为你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各种资源,你完全可以比其他人更加轻松地成功!”

“我去落后的地区帮助人们摆脱贫穷,这是雪中送炭。这样的人生才是更有意义的人生啊!”

女儿最终说服了爸爸妈妈。其实这个选择是乔琬珊酝酿已久的。

乔琬珊说,虽然现在自己的事业看似和家族企业相去甚远,但她深深知道,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来源于家庭的影响。“外公当年从事大众物资的买卖,其实跟牦牛绒的买卖根本上是一回事;外婆最喜欢做手工编织,这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到了父母这一代,他们做IT,所以我很看重电商,也会用到他们的团队来帮我。我现在做的事情,可以说把整个家族三代串在了一起。”

而父母的态度也从最初的不理解,逐渐接受到现在全力支持。乔琬珊说,自己身上最像父辈的一点,就是固执和执着。从小看到父母创业的艰辛,她深知,辛苦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是什么支撑他们走下来的?是一种社会责任。“当年外公在物资匮乏的时候没有选择涨价来赚钱,父母看到社会对IT的需求,于是放弃轻松的接班,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人们提升技术能力。他们都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而我也一样,我知道我做的事是对社会有意义的,所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放弃。”

来源:和讯网


原创文章版权归总裁时间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评论

  • 相关推荐
  • 培训
  • 领袖
  • 财务
  • 金融
  • 人力
  • 智慧
  • 营销
  • 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