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冠球的汽车梦:18年投入超百亿只为造出一辆中国车

一定要造出一辆中国车,并且让它跑向全世界。

用将近50年岁月把4000块钱起家的农具作坊,做成产值超千亿的世界级汽车零部件王国,而且50年只争朝夕,始终挺立潮头,让鲁冠球几乎赢得了一个企业家所能赢得的一切荣耀。

在中国,他被誉为民营企业家中的“不倒翁”、商界常青树、企业家教父。在美国,《新闻周刊》称他为中国英雄;哈佛商学院将他和万向写进教材;财政部长鲍尔森请他吃饭,称赞“无论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都夸奖和尊重万向,这很少见。”

不过,最近20年来,鲁冠球始终有个遗憾,他期待最深、投入最多、最久的事业一直坎坷曲折,不遂所愿。但去年开始,事情有了变化……

我要造车

杭州萧山宁围镇,一座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普通农家二层小楼,至今仍是鲁冠球的家。

质朴宁静的老宅中,鲁冠球经常习惯性地站在一幅图画前沉思。那是一张丰田轿车海报,每次看到它,鲁冠球就会给汽车梦再打一股气:一定要造出一辆中国车,并且让它跑向全世界。

需要不断给自己打气鼓劲,是因为鲁冠球自打决定造车以来遭遇太多的曲折和无奈。中国民营企业家进入汽车领域的故事,基本上都是“跪着前进”的故事,典型如吉利汽车李书福当年那句“请国家允许民营企业尝试,允许民营企业家做轿车梦……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至今仍广为流传,触动人心。

但鲁冠球的汽车梦,比李书福来得还要难,还要曲折。因为,他一开始就选择了更高的挑战,不但和李书福一样要解决政策的制约,还要解决汽车史上无人解决过的问题。

通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把专业化生产汽车万向节炼成看家本领、汽车零部件做成世界级巨头之后,鲁冠球就萌生了造车梦,而且一出手就要挑战世界级的高难度。

将近20年前,鲁冠球就认为,传统汽车领域,中国的落后已成定局,核心技术都掌控在国外巨头手里。而彼时,德国一些大公司已开始了电动汽车的研究,国内却还没有这样的概念。鲁冠球判断,这种汽车将是未来发展潮流,这种汽车才是中国人在汽车领域取得世界性地位的好战场。大家一个赛道,差不多同时起跑,赢的可能性最大。

先下手为强,鲁冠球决定在这新一轮的造车竞赛中占据主动权。

1999年,鲁冠球带领万向成立了电动汽车项目组,并制定了“电池-电机-电控-电动汽车”发展战略,从关键零部件入手向电动汽车突围。依据这一战略,万向集团开始了循序渐进、稳扎稳打式的产业链布局,成为中国电动汽车领域的先行者。

但这一次,鲁冠球似乎看得太远了,以至于脚下没有路可走。

因为行动太早,中国学术界还只是把电动汽车作为前沿技术研究。听闻万向要造电动汽车,从科技界到汽车业界都不太相信,鲁冠球只得自己默默地干,甚至孤立无援地干。

直到2003年,科技部一位副部长到杭州考察“863”项目,意外发现了万向的电池实验室和中试生产线,才不无感慨地说:“你们是真在做。”

这一意外,让万向成了国家“863”计划电动汽车课题的承担者之一。

随后几年间,经过大力气投入研发,万向的锂离子动力电池、纯电动汽车动力总成(零部件集合体)、电动汽车示范运行综合信息管理系统等,相继通过国家“863”计划验收。

电池-电机-电控不断突破的同时,万向的电动车也相继开发出来。电动公交车、电动电力服务车、电动电力工程车等车型纷纷问世。2004年和2007年,在号称国际电动汽车最高水平的必比登清洁汽车大赛上,万向的电动汽车还获得挑战赛竞赛大奖和多个单项奖。

一边推进研发,另一边产业的布局也以超常的决心和雄心推进着。

电池被视为电动汽车的心脏,也是电动汽车更新迭代的关键,鲁冠球首先是在电池上打出重拳。

2009年金融危机波及全球,万向农业产业损失达24亿元之巨,内外皆不景气中,鲁冠球依然投资13.65亿元,建设了国内规模最大的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

与此同时,万向的电机、电控及关键总成也日益成熟,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的1020辆电动公交车里,就装配着万向提供的关键总成。

故事推进到这里,接下来应该是万向电动车闪亮登场、创造辉煌了,但事实并非这样。鲁冠球看到了新能源汽车机遇,却没想到把这个机遇在中国化为现实的艰难。

障碍重重

即便在电动汽车领域,尤其是万向选择的纯电动汽车领域,中国和世界工业发达国家的差距依然巨大,比如续航里程、电池安全、电池寿命等等都落后不少。

这是万向面临的第一大困难,这让鲁冠球操碎了心,也花了很多钱。

最大的挑战是,万向电动车始终被关在笼子里,更无论做大做强。万向电动汽车的领队陈军,是一位汽车专业博士,为人低调、务实、任劳任怨。35岁就被鲁冠球委以重任,带领300人的团队搞研发,为万向电动汽车的开发下了汗马功劳。

作为企业研发人员,陈军最想看到的是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产业化、市场化。长期的只见烧钱不见回报,让他沉不住气了,于是变着法地分派人手去尝试有短期利益的项目。

坚定信念的鲁冠球发现后,当即对其叫停,安慰陈军不要在意眼前的得失,鼓励他从长计议,挑战伟大目标:“新技术和产业的磨合中,只要方向正确总有回报。如果方向不正确,浪费钱是小事,时间追不回来呀。”

但事实上,安慰陈军之苦的鲁冠球,自己心中也有难言的苦衷。万向造出了电动车,却始终拿不到他内心最为期待的电动乘用车(9座以下)的生产牌照。努力争取好多年,终于撞开一点门缝挤进去,得到的也只是电动专用车和电动客车的生产资质。

这些不是鲁冠球想要的,他想要的是,把握新能源汽车的机遇,让中国人在汽车领域站起来。踌躇不得志,甚至被外界质疑其汽车梦的岁月,鲁冠球一再强调,“我不造汽车,我儿子也要造。儿子成功不了,我孙子继续。”这既是宣示自己,也是自我鼓励。

但岁月不等人,产业进步更是不等人。眼看着新能源汽车的星星之火就要燎原,率先跨出步子的自己却依然跌跌撞撞在门外,无奈之下,鲁冠球把目光投向了国外。

寻梦他乡

“国内搞不成,我就到国外去搞,”这是鲁冠球已经修炼了很多年的基本功。

20世纪90年代初,乡镇企业进不了国家计划,汽车产业又是一个国家计划的产业,这意味着,万向的产品进不了大市场,国营大厂先讲身份再做生意的恶习,也让鲁冠球和同事们反感,觉得没劲。

无奈之下,国内靠本事吃不开的鲁冠球,决定到有本事就能吃饭的国际市场去闯。拿下世界汽车巨头的订单,国内市场也就水到渠成地被万向拿下,因为国内汽车公司基本都听这些世界巨头(掌握核心技术的合资对象)的话。

这一闯,把万向闯成了最早踏入国际化的中国企业之一,也是中国在美国乃至世界范围经营得最成功的企业之一。

国内做不成乘用车,鲁冠球又运作起了他的这套“曲线”突围大法,像早年由外向内打市场一样,再次绕开障碍,将目标转向了国外:通过收购具有先进技术的外国公司,让产品先在国际市场渗透。待品牌打响知名度、国内条件成熟时,再将其移植到国内生根发芽。

最终的目光落定在了电动汽车最发达的美国。

按照这一策略,2013年,万向击败世界巨头江森自控,收购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专注锂离子电池和能量存储系统的A123系统公司。

A123的磷酸铁锂电池领先于全球,持有20多项专利,在欧洲、北美及亚洲布局,并拥有超过100万平方米的生产设施,以及通用、宝马、菲斯科等一批高端客户。

但几大车企并没有把磷酸铁锂作为主流技术,A123于是因为主打产品没有得到市场的大规模验证而销量不济面临破产。万向趁机收购后,对其进行了全球化整合,仅用两年时间就做到现金流平衡,还被美国评为当年度“最有创新的公司。”

此举让万向收获颇丰,既拥有了领先的锂电池核心技术,又收获了A123的渠道和市场资源,并带动万向的相关产品销向美国市场。在国内,万向则仰仗A123的产品优势,与上汽、奇瑞、广汽、南京金龙、宇通客车等多家电动车企达成了合作关系。

通过A123进一步巩固电池阵地后,万向的下一步直接聚焦到了整车生产企业。不久,一个机会到来了,一度与特斯拉齐名的美国豪华电动汽车厂商菲斯科宣布破产。

菲斯科的电池供应商正是已被万向收入囊中的A123公司,若万向收购菲斯科可以实现一石三鸟:生产电动乘用车的愿望落地;填补国内豪华电动乘用车空白;向A123继续输血。

这笔划算的交易过程充满了挑战。成立于2007年的菲斯科,在豪华混合动力跑车的制造上表现出色,并已于2009年首次量产。消息传出后,国内的吉利、东风等急于在电动汽车领域有所表现的车企纷纷加入收购阵营,包括李嘉诚家族李泽楷旗下的公司也一路追赶。

但最终,万向击败所有对象,以1.49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菲斯科,全资拥有了菲斯科(后更名为卡玛)公司,及其待售汽车、库存、一处厂房及上百个专利。

更重要的是,鲁冠球的电动乘用车梦想终于成了现实。

终现曙光

进入2016年,鲁冠球的汽车天空晴朗起来。

在国内,随着国家对民营企业准入的放宽,以及对汽车产业政策的调整,万向集团电动乘用车项目终于在2016年底获国家发改委批准,拿到了国内第六张生产纯电动乘用车的资质,十几年的望眼欲穿和苦苦执著终于得到慰籍和回报。

在大洋彼岸,随着万向对卡玛的重金注入,昔日霸气的身影也开始满血复活。

万向收购之后,对卡玛进行了再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与宝马合作引入其动力系统,并开发混合动力汽车。在此支持下,今年5月,卡玛首款混合动力汽车Revero,在南加洲基地下线交付,一经亮相,即引起全球业界瞩目。

这辆车也是美国销售的第一款运用电力、汽油和太阳能三种动力来源的汽车。

这辆车下线,让鲁冠球坚持了18年的造车梦终于国内国际开花。

官方介绍,该车在纯电模式下续航最高可达80公里,加上汽油发电机的作用,续航总里程达到480公里。车顶太阳能面板经一天吸能后,可续航2.4公里。

在充电速度上,这款车也有所突破,24分钟即可充电80%,比特斯拉快16分钟。Revero在美国售价约13万美元,与特斯拉较为接近,计划中的销售模式也将借鉴特斯拉的直销。由此业界还有评论称“特斯拉的对手来了!”

对鲁冠球来说,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国产的Revero也要来了。

万向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到手后,卡玛将按计划落户杭州实现量产。与特斯拉发展路径相似,卡玛将根据市场需求增加中端车型的研发制造。有消息透露,目前国产卡玛汽车的样车已经做出来,并在进行路测。

但这些,还不是鲁冠球完整的新能源布局,他要绘制一张更大的蓝图——投入2000亿元,再用8年时间,建成一个占地10平方公里的“万向创新聚能城”。

这座城是科技、人才、文化的聚集地,包括了万向所有与新能源汽车有关的产业。不仅会有一流的工厂设施、一流的国际设备、一流的科技人才,还会有一流的生活配套,包括员工宿舍和学校,最终建成一个约9万人口、绿色智能的全国新城典范。

鲁冠球这张蓝图,在去年李克强总理与企业家的一次座谈会上,得到了总理的肯定,“总理当时就表态支持,鼓励我们大胆去干”。

不过,外界对鲁冠球的新能源产业梦持有不同声音。

梦想终会实现?

万向,尤其是被寄予厚望的卡玛,真能成为特斯拉的对手,并帮助鲁冠球实现他18年前就定下的,让中国人在新能源汽车的新竞赛里领先一把的梦想吗?

不少人对此表示质疑。原因是:尽管鲁冠球率先洞悉了新能源汽车的机遇,而且率先采取了行动,但不得不承认,万向在新能源乘用车领域的理想之花,还是开得有点晚了,当初跟随鲁冠球而动的后来者,不少都已取得比万向更好的成绩。

当万向还在专注于锂离子动力电池研究、争取整车生产牌照时,靠手机锂电池起家的比亚迪,通过收购车企秦川实现弯道超车,于2005年率先将自主研发的电动汽车打入市场,并在此后一直主导着中国电动汽车市场。

北汽、吉利、众泰们也是后来居上,进入全球销量排名的前20强。

时至今日,更有大量传统汽车国际巨头通用、丰田、宝马等挤进电动汽车领域要分一杯羹,一直被寄予厚望的万向汽车却迟迟不见踪影。

更重要的是,万向还因此错过了一轮政策红利期。由于电动汽车成本居高不下,电动车企几乎是靠国家补贴盈利。但从今年开始,国家的补贴政策有了明显变化,补贴力度大幅减弱,单辆汽车由最高6万元降到了4.4万元,之后又将变成3.3万元。

电动汽车成本下降的速度如果赶不上补贴退坡的速度,那么大部分车企将面临亏损。国际权威人士预测,电动汽车价格降到与传统汽车同等水平,估计要到2025年。

即便卡玛走的是高端路线,但从水平相当的对手特斯拉连续13个季度的亏损中,不难判断,卡玛的盈利之路应该不会很容易。

还有人担忧的是,相较于其他车企,一直做汽车零部件的万向不具备完善的汽车销售渠道和网络,售后服务支持也尚需时日,要想杀出重围存在不少障碍。

怀疑的另一边,是坚信鲁冠球可以成功。因为,万向在汽车零部件产业取得的成绩,也是一路坎坷曲折,但最终仍走出一个扬眉吐气来。

30多年前,还是“乡巴佬”、刚刚进入汽车零部件产业的鲁冠球,带着其自主开发的主打产品——万向节,满怀希望地参加全国汽车零配件订货会,却因乡镇企业的身份被拒门外。

入不了场,鲁冠球就在场外“开仗”,在订货场馆外将带去的万向节用塑料布摊开,摆起了地摊儿,并以低于场内20%的价格,斩获210万元人民币的订单。

此后数年,鲁冠球带领万向在夹缝中强势崛起,再过数年,万向进军美国,走向世界,并成为世界之王。

鲁冠球说:“只要你尽心、尽责、尽力去做一件事情,当别人一周工作5天,而你365天都不休息,别人在过年初一,而你还在接着干,那么你一定能成功。”

对电动汽车,他也同样这样对待。为了这个梦想,已经70多岁的他,依然是——

“坐在办公桌前,我心里才踏实!”

来源:华商韬略


原创文章版权归总裁时间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